代表访谈-k8凯发集团

【二十大代表风采】青格勒吉日格乐:创新助力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

发布时间:2022-10-19 13:36:47

图片青格勒吉日格乐:党的二十大代表、首钢集团有限公司技术研究院首席技术专家

她肤色白净,清瘦的身姿常年与黢黑的铁矿粉打交道。试验过程中,遇到厂房内温度高时,汗珠混着铁矿粉在她的脸颊流下道道黑印子。在钢铁高炉炉料生产一线,她以自己的韧劲,攻坚克难,创新求变,将自己的科研梦想与中国钢铁高质量发展紧密相连。

她先后主持完成了20余项科研攻关项目,多项成果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获得省部级科学技术一等奖3项,中国专利优秀奖1项,年创造经济效益5亿元以上。

近期,她围绕国家“双碳”目标,重点研究碳减排技术,进一步降低化石燃料消耗。她是党的二十大代表,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三八红旗手获得者,首钢集团有限公司技术研究院首席技术专家青格勒吉日格乐。

梦在远方,迎难而上

青格勒吉日格乐1979年出生于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巴丹吉林沙漠一个牧民家庭。在蒙古语中,“青格勒吉日格乐”寓指幸福、快乐。从小在草原上生活,养成她坚强广博的性格。六七岁时,她就像个小大人,在草原上牧羊、放骆驼,大漠深处,无忧无虑。方圆几里,不见另外的人家。她就走啊走,确保一只小羊都不能少。

小时候,爷爷奶奶将北京的记忆带给还在读小学的青格勒。“爷爷奶奶年轻的时候,思想挺前卫,他们先骑骆驼到县城,再换车,辗转了好多天才到北京,在北京旅游了一个多月。爷爷奶奶给我们讲什么是火车,讲北京的胡同,给我们看从北京买的首饰、好看的布料。我觉得北京是一个很让人崇敬的地方,小时候就埋下了这颗种子。”

1998年参加高考,青格勒毫不犹豫地在大学志愿填报栏中写下“北京科技大学”,由于服从志愿分配,误打误撞进入钢铁冶金专业。刚入学,北京之广博、校园之大,带给她全新体验。

然而,真正的挑战刚刚开始。入校学习后,青格勒很快发现在专业课面前,汉语的难度陡增,一些课堂上,她发现自己听不懂。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一点点啃。

三年后,青格勒的普通话突飞猛进,她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保研资格,继续跋涉在钢铁冶金专业方向。也正是本科、研究生期间的苦功夫,她熟练掌握英文,在工作之后的第二年,被派往印度的一个钢铁公司三个月,作为高炉炼铁技术人员和翻译,提供相关k8凯发集团的技术支持。

读研期间,青格勒的学习和研究不断深入,“感觉可以做很多研发工作”。科研的兴趣也在不经意间,在她日复一日的努力之中,为她开启新的旅程。2004年,青格勒获得北京科技大学与首钢技术研究院联合培养人才计划的学习机会,通过课题研究,走近首钢钢铁生产工艺技术。

只要不放弃,就能找到方法

2005年5月,青格勒从北京科技大学研究生毕业,顺利成为首钢技术研究院一名科研人员。在建设一线目睹首钢轰轰烈烈的大搬迁,她暗暗下决心,要为首钢转型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青格勒吉日格乐在球团造球现场

当时,青格勒跟随师傅王学锋到位于曹妃甸的首钢京唐钢铁联合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首钢京唐公司”)调研。首钢京唐公司将按照规划,建设一条全新的带式焙烧生产线,生产能力为年产成品球团矿400万吨。从规模而言,这在国内属于首个。而青格勒主要负责球团工艺制度和原料生产工艺参数研究工作。

球团,是人造块状原料的一种方法;制备好的球团矿,如同一颗颗黑色的小丸子。青格勒介绍:“在炼铁过程中,需要将自然界存在的铁矿石进行筛选,将含铁品味高的铁矿石优选出来。在选择的过程中,要把铁矿石粉碎,再细磨、次选。这种含铁量比较高的粉末状矿石,不能直接在高炉里炼铁,要先变成块状。球团,就是将铁矿粉变成圆形炉料块的过程。”

当时,高炉炼铁主要有两种原料,一种是球团矿,另一种是烧结矿,又以烧结矿居多。实现节能减排、绿色生产,高炉炼铁的原料至关重要。通常,一吨烧结矿要使用50多公斤煤炭,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200多公斤。如果使用球团矿,就可以大幅降低碳排放,但技术难度高。能否通过高炉大比例球团冶炼技术来降低碳排放呢?原料比例的变化,意味着工艺的变化、技术的革新。青格勒决定迎接挑战。

2006年1月中,青格勒所在的科研团队专程赶往巴西已经投产的大规模带式焙烧机生产线,以及首钢秘鲁铁矿厂调研学习。落地巴西后,来不及休息,青格勒等专家团队就出发赶往球团厂、矿山生产一线。

在秘鲁的露天矿区,现场磨机轰隆运转,各种设备的声音冲进青格勒的耳中。她认真观察各环节的技术标准、工艺制度,不时地记录、提问,为“如何建设一条满足我们生产要求的球团生产线”,争分夺秒地调研、思考。

“白天考察、交流,晚上睡不着”,近10天的考察期,青格勒休息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15个小时。回到国内,已是万家团圆的春节,处处洋溢着欢笑与幸福。她短暂休整后,就扎在实验室里,研究各项技术细节。

面对秘鲁细粉中硅含量低、碱金属含量高、容易引起还原膨胀等原料条件特点,青格勒不时思索,时而查看文献、寻找技术切入点,时而进行试验。每次工作到很晚,穿着工作服、戴着手套的她,脸和手都蒙上一层灰。

一天,青格勒得到好消息,用于球团焙烧的新设备经过前期大量的准备、研制,已经按照需求完成定制。青格勒兴冲冲地准备开展试验。然而,一调试,设备总是遇到问题,之后的工作也无法继续开展。

无论青格勒怎样尝试,机器依然不听使唤,一时间,她有些不知所措,“难道刚买回来的设备,就真的不能用吗?”她深呼吸,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开始从设备的源头找问题。

青格勒首先联系了厂家,一番研究后,还是没有解决。那段时间,青格勒每天都在想着新的解决办法。拆装部件、自学线路知识、调试参数……一个月很快过去,青格勒终于摸索出改进方案,相关装置还申请获得了专利。该设备的生产厂家也专程找到青格勒,请教k8凯发集团的解决方案。

这期间,青格勒多次往返于北京的实验室与曹妃甸工业区的生产线,一次次测试球团矿的质量情况。历经近四年、500多次的试验和优化,青格勒成功开发出“消石灰生产超低硅碱性球团矿技术”,生产出国际领先的优质球团矿,把3座5500立方米的特大型高炉的球团矿比例提高到了55%,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出4倍,吨铁二氧化碳排放降低150公斤,此项目获得冶金科学技术一等奖。

“只要不放弃,就能找到解决方法。甚至可能在这个过程中,会找到一个更好的方法”。2010年10月,我国第一条大型球团带式焙烧机顺利实现投产。在运行不歇的传送带上,高质量的球团矿被输送到高炉中。那一刻,青格勒感受到科研的价值与幸福。

敢闯“无人区”,敢走“荆棘路”

创新无止境,却荆棘满布,坎坷不易。为了给高炉提供更优质的球团矿,青格勒和团队不断创新,攻坚克难。

2018年,青格勒到首钢伊犁钢铁有限公司,开展熔剂性球团矿试验。连续三个多星期,她每天“钉”在生产线上,一克一克地调整原料成分和比例,不断优化工艺参数,通过理论测算和模拟,攻克了熔剂性球团矿焙烧温度控制难、配熔剂时预热球强度低、回转窑易结圈、球团产量低且质量差等诸多技术难题。

“真正去动手实践过、经历过,会有更直接的体会,会发现真正的问题出现在哪里。”每当在试验过程中遇到难关,青格勒会首先静下心来思考,接着就从一次又一次尝试中寻找灵感和答案。

十多年来,青格勒扎根科研一线,开展课题攻关,先后开发出镁钛低硅新型球团矿、低硅碱性球团矿、高钛球团矿、镁质球团矿等多品种新型球团矿,研究和实现了富矿资源在球团中的应用,获国际发明专利授权1项、国家发明专利授权11项,团队获专利30余项。

开展球团工艺研究的同时,青格勒也承担起行业发展进程中相关标准的制定工作。为落实钢铁行业“十三五”发展规划,进一步掌握带式焙烧机的热制度、降低工序能耗,促进各类先进节能技术在带式焙烧机上的应用,青格勒和团队勇担重任,牵头制定国家标准。这一次标准的制定,对于青格勒来说,也同样是一个摸索的过程。怎样才符合规律,同时又能有效反映带式焙烧机的工作状态?青格勒进行大量的热工测试和计算分析工作,以“获得最具有通用性、最真实的情况,不能有偏差”。一次现场测试,青格勒准备好许多设备,逐步进行温度、流量等方面的测试。她发现,其中一截管道有些短,就找同事协调找来更合适的设备。在多次调试后,她将现场所能达到的数据稳定在最理想的测试状态。“我们追求的就是实际真实的情况,要想尽一切办法”,青格勒说。

与世界其他先进球团厂相比,我国球团工序能耗还有进一步降低的空间。这次《钢铁行业带式焙烧机球团热平衡测试与计算方法》标准历时两年,于2017年发布,有效优化行业内带式焙烧机的能源利用情况,推进工序能耗的降低。另外,青格勒还牵头制定了《高炉炉料用铁矿石—低温还原粉化静态试验》等三个国家标准。

自2017年起,青格勒的职责扩展至首钢整个炼铁系统的炉料工艺技术的研究工作,不断升级优化炉料制备、高炉炼铁的整个工作流程,当中既有球团工艺的不断提升,也有生产装备的升级改造,进一步保障高质量炉料连续、稳定生产,推动钢铁工艺低碳绿色发展。

今年8月中,低碳工作推进委员会在钢铁行业低碳工作推进委员会年会上正式发布《钢铁行业碳中和愿景和低碳技术路线图》。“其中,把提高球团矿使用比例,作为重要技术方向之一。首钢的高比例球团矿冶炼技术的成功,为钢铁行业的低碳绿色发展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示范。”青格勒说。

青格勒认为,从球团矿自身发展来看,目前各个钢铁企业的技术在不断进步,在碳减排背景下,球团工艺自身还需要进一步提升和完善。“一方面,提高铁矿石品位,降低脉石含量,更好地提升球团矿的性能质量。另一方面,未来应开发智能化智慧化的操作和生产,进一步提升球团矿的生产技术水平和生产效率。这样能更好地支撑钢铁行业的节能减排。”

多年耕耘于科研一线的青格勒,“创新”是她的关键词。习近平总书记2018年在两院院士大会上强调指出,“要瞄准世界科技前沿,抓住大趋势,下好‘先手棋’,打好基础、储备长远,甘于坐冷板凳,勇于做栽树人、挖井人”。青格勒以此自勉,“事实正是如此,任何一项科研工作都不是简单地出创意、出点子,必须要有深厚的基础研究储备,才能掌握技术开发的主导权、技术标准的制定权,从而取得创新的先发优势”。

闯新路、勇攀登是青格勒的奋进底色。自2020年起,她着手开展低碳技术领域的系列研究工作,目前带领低碳团队开展多项低碳新技术的研发工作。“现在研发的范围和方向,相比以前更宽。这是一个新方向,内容更加丰富,包括高炉富氢冶炼、氢气直接还原、二氧化碳捕集及资源化利用等新技术的研发和应用,需要不断地思考、研究、开展试验。未来,我将围绕我们首钢碳减排目标,逐步形成组合技术,为企业、为国家的低碳绿色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来源:美丽雅布赖客户端

网站地图